亲,欢迎光临天天书吧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血幻镜不是凡品之物,需要大乘的境界才能驾驭,否则容易被其反噬。

他本想等踏入大乘境再动用血幻镜,如今计划被打乱不说,还需要燃烧精血强行提升境界。

抬眸望着上空的状况,脸色越来越差,这只四不像到底是什么妖兽,爪子竟能划破灵蛟龙的鳞片。

一团白色的身影踩在蛟龙够不着的地方,挥舞着爪子,像猫儿可爱的爪子杀伤力极强,每挠一下蛟龙的身躯便会多一道深痕。

蛟龙吃痛的声音时不时传来,它一面防御着玄鸟的攻击,一面扭动着身体尝试将馒头甩下去。

馒头张嘴一口咬住它的肉,像挂件一样牢牢地挂在上面。

这把蛟龙给整抑郁了,攻击越发凌乱。

圣灵教的修士一个接一个倒下,他们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。

陈乾朝被护在中间,怀里抱着丹炉,里面装着小师妹给的爆裂丹,一把接一把往人群里面扔。

现场犹如大年三十的零点,整座城市炮火声齐鸣。

圣灵教大部分修士身上佩戴有护身法宝,丹药炸开的威力虽不能伤及他们的性命,但对他们造成不小的干扰,为同伴赢得片刻喘息的时间。

本就烦躁的蛟龙被爆炸声弄得更加烦躁,它扬起尾巴对着下方狠狠一甩。

叶泠神情一凛:“快闪开!”

在他们分开的瞬间,攻击落地,轰的一声,整座岛屿因为这一击产生剧烈晃动。

尘土散去他们刚才所占的位置出现一条深沟。

虽然及时避开,但还是被余威波及到,就连圣灵教的人也不例外,不过他们距离远一些,所受到的伤害没那么大。

蛟龙为此付出不小代价,就在它攻击的时候,九彩玄鸟抓住机会绕到后方折断它一翼。

陈乾朝被它的力量震飞倒在地上,队伍也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散。

“就是现在,杀!”

圣灵教的修士脸上涌出喜色,所剩的二十人一窝蜂涌上去。

距离陈乾朝最近的剑修,手中长剑对着他的心脏刺去。

他反应快速,就地一滚躲开致命一击,同时心绪一动,掉落在不远处的丹炉飞过来,变大倒扣在身上,恰好挡住对方的下一击。

剑身砍在丹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他连砍了数下,丹炉没坏,倒是把他的剑砍出了一个缺口。

“妈的,什么材料做的如此结实!”他只好作罢,转身将目标放在刘文盛身上。

丹炉内,陈乾朝一脸痛心的摸着被砍的位置:“你命怎么这么苦!”

刘文盛被两人围攻,本就力不从心,一个不察被方才攻击陈乾朝的男修偷袭得手,剑刃从他的左肩穿过,又狠狠拉出,同时另外两人的剑气打在他身上。

身体倒飞出去,砸在玄玉鼎上。

“噗”

鲜血源源不断从口中涌出,他虚弱一笑:“没想到我刘某人今日命丧于此。”

握着剑的手慢慢松开。

他身后的丹炉浮起一角,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将他拖入丹炉内。

看他要原地升天,陈乾朝一边拿丹药,一边说:“你抹额歪了。”

本要闭眼的刘文盛一下睁开眼睛,从怀里摸出一面小镜子,抖着手举起来,声若蚊蝇道:“可以死,但抹额绝不能歪。”

陈乾朝掰开一颗拳头大的丹药,扯下一块递到他嘴边。

“在八坞人死不用吃牛粪。”

“这是疗伤丹药!”

他哦了一声,心里虽有疑惑,但还是张嘴吃了下去,感受到肩膀的伤口在慢慢修复,暗淡的眸子亮了起来。

“再给我来几口牛粪丸子!”

少了一人,处境越发凶险。

苏子辰余光瞥到被两人前后夹击的穆远,两柄剑一前一后从他前胸后背划过,高大的身体倒下。

“四师兄!”

一脚踹飞眼前的修士,旋身往他那边飞去。

与他对战的另一名修士见状,嘴角扯出一个狞笑,手中的剑悄然抬起。

不远处穆远单膝跪下,背上的剑伤深可见骨,抬眸的那瞬眼底倒映着刺过来的剑。

危机时刻苏子辰赶到,九霄剑插入地面,雷光向四面八方炸开,圣灵教的两名剑修被雷力击飞,身体倒出数十米远。

他嘿嘿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:“小爷来的及时......”

感受到背后的杀意,旋身去挡,临时的剑势不敌对方的全力一击。

耀眼的剑光凶猛的砸在少年的胸口,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入耳。

“五师弟!”

穆远瞳孔骤然一缩,用尽全身力气抬手一抓,抓住了少年的衣角。

可衣角却像风一样从指缝中溜走,他眼睁睁的看着苏子辰倒飞出去,一连砸断了几棵树才停下来。

“子辰!”

被五个人围攻的林云心咯噔一下,朝那边看去,少年缓缓闭上眼睛的画面让她红了眼眶。

敌手趁她分神之际搞偷袭。

这一幕落入裴执的眼中,握剑的手腕一转,本是往前击退敌方攻击的剑意陡然一转,拦截住即将刺入林云后背的剑。

而他自己硬扛下三个人的攻击。

身体重重撞上石碑,反弹落在地下。

他将剑插入地面借力站起来,几缕发丝凌乱的垂在额前,透着一股破碎感。

“咳咳......”

鲜血伴随着咳嗽涌出来。

豆大的泪珠从林云的眼眶滚滚落下,碎梦感受到她的愤怒,剑身颤动发出嗡鸣声。

一股极寒的气息以她为中心向四方蔓延,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覆上一层冰。

林云徒手握住胸前刺过来的剑,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下掰断,快准狠的插入他的脖子。

其余四人被她狠辣的样子震慑住,害怕的后退了一步。

“怕什么,上!”打伤裴执的一名修士喊道:“先杀了这个诡异的炼气期。”

瞬间围攻苏子辰、穆远、裴执的修士飞身过来将林云团团围住。

就连追着大黄杀的两名修士也放弃杀它,转身去杀林云。

“小师妹!”这把叶泠急得不行,她想上前帮忙,可是眼前的三名剑修不给她过去的机会。

“大师姐不用管我。”少女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传入她耳朵。

她抿着唇,满腔的愤怒化为一剑,破月从最近的一位修士眉心划下,他的身体当即分成两瓣,内脏洒落一地。

不远处的朱雁看到叶泠这一剑内心掀起惊涛骇浪,谁能想到看似温柔如水的女子,杀人的方式如此“优雅”。

和她阿爹杀鸡一样,都是对半切开。

朱雁被她的剑势鼓舞到,将剩余的补灵丹一口吞下,长刀势如破竹破开对手层层的攻击。

围杀她的三名修士被凶猛的招式打的节节败退。

在他们打斗时,一口剔透如琉璃的丹炉在小心翼翼移动。

陈乾朝将负伤的队友都“捡”了回来,最后停在一棵古树下。

穆远垂眸望着一动不动的五师弟,伸出一根手指,过于害怕那个结果,手止不住的颤抖。

伤势恢复一半的刘文盛见状,两指并拢放到苏子辰的侧颈,细细感受,跳动的脉搏隔着一层皮肤传到他的指腹。

虽然起伏很微弱,但他真切的感受到了。

“他还活着!”

穆远喜极而泣,下一瞬眼前一黑,因伤势过重、流血过多失去了意识。

在陈乾朝和刘文盛不停喂丹药下,昏迷的三人苏醒过来。

此时的骆明心急如焚,身上的火焰越烧越旺盛,灵蛟迟迟没有拿到玄鸟的妖丹,又不能分神帮它,只能通过燃烧精血来维持血幻镜。

精血燃尽生命便到了尽头,但现在他别无他法,只有杀了银发男子才有一线生机。

他扭头往后看去,想看那群年轻人被杀完没,好吸收门中弟子的灵力撑上片刻,可入目的情景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。

周围的树木、花草皆覆上一层冰。

结成冰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具尸体,鲜血从他们左胸口一路流到地面,诸多人的血液汇聚成一条条“河流”在冰面上流动。

一眼望去是触目惊心的红,更令人骇然的是那少女以杀还杀不要命的打法。

此时她的后背被两柄剑刺入,但是她却不管。

碎梦刺进对方心脏,露在外面半截剑身化成碎片,出其不意的绕到身后,锋利的碎片从两名修士的脖子划过。

鲜血喷涌而出,当场殒命。

林云抬起左手往胸口一推,凝在手心的灵力将体内的剑逼出。

仅剩下的两名剑修看着宛如恶魔临世的少女,恐惧在他们心头萦绕,拔腿掉头就跑。

少女勾唇一笑,身影消失在原地,眨眼间出现在两人面前。

剑芒一闪,两人的脖子出现一条血痕,他们捂着脖子,惊恐的瞪着眼睛,鲜血从指缝涌出来。

僵直的身体往后倒地,围攻她的修士无一生还。

林云站在一片鲜红之中,宛如雪地里盛开的傲梅,身上的裙子被染成血衣,已经看不出原样。

剑尖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,林云拖着剑朝骆明走去,每走一步留下一个红色的脚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