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光临天天书吧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天天书吧 > 其他类型 > 逆徒,休要苟了! > 第220章 血脉觉醒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就在二人聊天的时候,师尊已然从顿悟的状态中醒来了。

他苍白的脸色变得通红,胸膛起伏不定,皮肤渐渐透出血色。

就在三人被吸引注意力的时候,一大股浊气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,如霓虹般强盛,把坐着的三人都给吹懵了,一人赏了一个新发型。

杨天拨了拨扰乱的青丝,看着再次突破的灵道上人凌乱了。

俩月时间,合体二层到洞虚八层?这人是不是让人夺舍了啊,这是我那糟糕的师父?

杨天一个闪身来到闭眼调息的师傅面前,仅一指距离,瞪着双眼震惊道:

“老头子,你看看我是谁?”

他现在极为确定面前的这个师尊和之前的不一样了,浑身释放的气息弥漫着天演大道和一成命运大道的气息。

灵道上人看着凑在身前的杨天,用神识打量了一番其修为,微笑着说道:

“小天,你回来了啊。”

杨天看着笑的道貌岸然的师尊,听着他肉麻的称呼,浑身颤栗,仿佛一股来自远古的气息降临其身,他冷冷道:

“我不管你是谁,立刻,马上从我师尊身上下来,滚的越远越好。”

灵道上人闻言轻轻一笑,看着杨天慈爱的眼神依旧未变,站起身缓慢来到他的面前,轻声道:

“我就是我啊,你的师尊灵道上人,凌虚子啊。”

杨天一甩衣袖,如临大敌的看着前方走来的师尊,一边后退一边狠狠道:

“你到底是谁,你现在的模样虽然是我的师尊,但身上的气息却不同,你是魔族......”

灵道上人看着猜测的越来越过分的杨天,终究是没忍住。

在他说到一半时,以光速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,踢起脚上的布鞋,狠狠的扇了他一个大嘴巴子。

脸上的慈祥也变为了怒容,嘴角抽搐的喊道:

“逆徒啊逆徒,本想跟你来一出师徒情深,你就跟个孽子一样不按流程走,真服了,你对浪漫过敏啊.......”

杨天感受着他手上传来的力度,并没有有威胁,又听着他熟悉的骂声,终于确定了这就是他的师尊。

刚刚那父慈子孝的模样,他真的有些怀疑了,而现在这个力度刚刚好,舒服。

杨天轻轻的抓住了师尊高抬的手,怀念的看着他后退,回到台下时,恭敬的对他行了一礼道:

“恭喜师尊突破洞虚八层,距离尊者境指日可待。”

神念一和芍药在他们身后面面相觑,不知道二人在发什么疯。

但听到杨天的话,二人都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的看着台上一只脚白袜着地的老者。

神念一当属最震惊的一个,尽管她每隔几天就来找师尊询问一次杨天的情况,但都没有发现师尊的修为越来越高。

难不成?

她不得不怀疑当初在宗内听到的谣言是不是属实了。

灵道上人看着他退远,受礼后慢吞吞的穿起了鞋子,表情也回到那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杨天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要面子的师尊,认真的问道:

“老头子,你怎么突破的这么快?还有你身上那多出来的奇怪气息是什么?”

此话一出,其他二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,想要知道快速突破的秘密。

而灵道上人看着三人的表情就知道,他先是有些不满的对杨天说道:

“臭小子,没大没小,师傅现在洞虚八层,随便虐你的。”

说着还露出几分威胁的笑容。

杨天看着他的样子,没有丝毫的惧怕,我连大乘都干死了,还怕你?

不过现在可以完全肯定了,这就是他的师尊凌虚子。

见杨天不说话,灵道上人便转过头看向好奇的三人,慢慢的坐在大殿中央的峰主椅上,饶有兴趣的说道:

“你们也想升级跟我一样快?”

三人闻言都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。

灵道上人见状哈哈一笑,也不再卖关子了,摆摆手解释道:

“你们师尊我是天演一族的嫡系血脉,上次飞雪城之后血脉就被激活了,一步步提着我的修为和悟性往上升,挡都挡不住啊。”

他表情虽然有哭诉的嫌疑,但语气尽是得意。

三人看着灵道上人,齐齐的抽搐着嘴角,双手紧握成拳头。

这师尊怎么升级越快,越来越贱了呢?难不成这天演一族血脉还有这作用?

不过片刻之后,杨天便释然了。

虽然灵道上人的修为提升速度非常快,快到异常,但现在的情形却不用考虑稳不稳固的问题了。

刚好要离开,宗门也算是有高阶修士坐镇了,除去元宗便没有其他势力能暂时威胁到他们了。

想到这,杨天就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灵道上人,严肃的说道:

“老头子,我还要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,我是来辞行的。”

身边的芍药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,意思很明显。

灵道上人看着刚刚经历生死的弟子又要离去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他叹了口气走下高台,来到杨天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,莫名其妙的说了句:

“逆徒,休要苟了!”

这句话隐隐之中竟然隐含着大道之音,杨天被震的耳聋。

他不满的看面前同样懵逼的师尊,掏了掏耳朵道:

“老头子,你干嘛啊,声音这么大,震聋我了都。”

灵道上人听着自己说出的话,同样有些懵,他看着杨天尴尬的说道:

“不知为何,自你师傅我激活了血脉之后,脑子里就隐隐约约重复着这一句话,哈哈。”

“........”

有病吧?你苟个屁啊?应该是让我别苟了吧,无语。